书旗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书旗小说 > 盖世双谐 > 第四十二章 大战妖道 上

第四十二章 大战妖道 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孙亦谐的喝声并没有起到任何的威慑作用,相反,他刚吼完这句,屋里就有两位“美人儿”扭着水蛇腰朝他过来了。
  
  “唷~这位公子,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?”
  
  “就是~何必呢,不如让我们陪您喝一杯,给公子您去去火儿。”
  
  说去火的那位,一边说着,一边还撩了撩自己的衣襟,有意无意地又多露了些白花花的肉出来。
  
  孙亦谐见状,立马将手中三叉戟一甩,逼退了那两“人”,冷笑道:“呵……少跟我来这套!”
  
  说罢,他顺势就把三叉戟递给了自己侧后方的谢润,并开始脱裤子:“谢大哥,你先帮我拿一下兵刃,且看我怎么收拾这两个妖孽!”
  
  谢润当时就惊啦,心说你这大义凛然的状态和这猥琐猴急的行为也太分裂了吧?
  
  连黄东来都看不下去了,赶紧上来抓住孙哥,阻止了他的脱裤行为:“孙哥!孙哥可以了!过了!给兄弟一个面子,咱做个人行不?连妖精你都不放过吗?”
  
  “你说什么呢?”孙亦谐理直气壮地回道,“童子尿可以破妖法你懂不懂?我这是准备把她们泼出原形,你想哪儿去了?”
  
  且不说黄东来和谢润怎么想的,反正孙亦谐的这个主意明显行不通。
  
  像童子尿、黑狗血、驴蹄子之类的东西,的确可以破解一些妖术或是道法,但那也要分场合和用法,直接朝目标滋过去多半是不灵的。
  
  另外,严格来说,只有五岁以下小男孩的尿才叫童子尿,用来驱邪作法时的效果最佳;超过五岁,十岁以下的呢,效果至少减半;而十岁以上的,那就完全没用了。
  
  “啊?”黄东来表情微变,“还有这种操作?”他又想了想,“不过孙哥啊,这屋里那么多妖精,你……那个够不够啊?”
  
  “那要不你也来帮我?”孙亦谐道。
  
  谢润听着这俩货的对话,嘴角抽动,太阳穴上青筋直跳。
  
  他堂堂一永镖局的三当家,你让他站在两个十七八岁的小辈后面,替他们拿着兵刃,然后看着他们站那儿滋尿?
  
  谢润都懒得听完他们那话,当即一个闪身绕前,用手中火把朝前一扫。
  
  站得离他们最近的那两位“美女”见火苗靠近,立刻吓得花容失色,惊叫后退,无奈谢润动作太快,她俩躲闪不及,衣服上还是沾到了火星子。
  
  结果,和那假雷不忌、假谢润一样,这两位也是沾火就着,瞬间就燃成了两个火人。
  
  不同的是,因为它们没有跑进雨里,所以燃烧的时间更久一些……
  
  在火焰的包围中,那两位“美女”渐渐现出原形,成了纸人纸相,而且它们还因恐慌而在屋内乱窜乱跑,由此又殃及到了其他的“美人儿”们。
  
  几乎是在转眼之间,这丹房内便成火光冲天,浓烟滚滚。
  
  孙、黄、谢三人站得离门近,要退出来自是不难,但……这丹房里还有个孔衡基呢。
  
  这孔书生即便是有点儿讨人厌吧,但至少在他们面前也没做出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他们身为江湖侠客,不能见死不救啊。
  
  这种时候,还是谢润靠谱,他那金钟罩尽管还只是“刀枪不入”,没到“水火不侵”的境界,但耐受力肯定是比常人强得多了;这一刻,只见他一甩手就把三叉戟又丢还给了孙亦谐,然后自己脚下一点,跃上了前方那张长桌,接着,他便大踏步地踩着那些山珍海味一路冲到了孔衡基的面前。
  
  而此刻那孔衡基呢,明明已身处火场正中,其左右的美女也都跑开了,但他却还是一脸陶醉地坐在原处,好像周围的变故他都看不见一般。
  
  谢润推测孔衡基应该是中了幻术,所以他也不管对方是否愿意,一伸手便攫住了孔衡基的衣襟,想把他强行拽起来拖走。
  
  不料,这一拽,却拽出了事儿来……
  
  按说,以谢润的力量,要拽走孔衡基这种弱不禁风的书生,那就跟提溜个小鸡子儿差不多,但眼下谢润一使劲,却只是把孔衡基从座位上拉了起来,并将其身体朝门口的方向带了几分,可是孔衡基那脖子和脑袋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住一般,悬在半空后仰着,完全拉不动。
  
  “你干嘛拽我?”一息过后,孔衡基忽然开口,用质问的口气问了谢润这么一句。
  
  此时,房间里的火已经越来越大,烟熏得人快睁不开眼睛了,门口的孙黄二人也不断大喊着让谢润赶紧出来。
  
  谢润也着急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对孔衡基道:“我在救你!”
  
  “救我?”孔衡基笑了,“呵……我何须你救?”说话间,他的脸慢慢变化,变得极为苍白,而他的舌头,也在逐渐变长,“此间已是黄金屋,此间已有颜如玉……留在这里多好啊?”
  
  就在他讲这句话的同时,这屋中的幻境也在火焰中慢慢消退了。
  
  那些变作美女的纸人此刻都已化为了灰烬,那满桌的佳肴美酒,也全都变成了腐肉蛆虫、臭水血污……
  
  而孔衡基的形象,也从他失踪前那穷酸书生的模样,变成了一个白面长舌、脖子上还套着绳索的吊死鬼。
  
  见得此景,谢润也明白,他们来晚了一步,这孔衡基已经没救了;可正当谢润想撒手走人时,那孔衡基却突然伸出双手,反攫住了谢润的双肩。
  
  “我看……你也留下来陪我吧。”孔衡基一边说着,他那舌头就一边伸长。
  
  那一瞬,其舌如一条有生命的毒蛇一般,飞速朝前一掠一卷,便将谢润的脖子给紧紧缠住。
  
  练金钟罩的,就怕这个。
  
  当年那葫芦娃是怎么遭重的?同样是排行老三,人家三娃那天神级的金钟罩不比你谢润强?最后还不是被“缠”功给破了。
  
  眼下谢润被这么一缠,就算一时半刻内断不了气,接下来也难逃被火烧死的命运。
  
  “唔——”中了这突袭后,谢润赶忙憋住一口丹田气,然后双拳并起,想打断对方那两只抓住自己肩膀的手。
  
  然,他那拳头命中时,却好似打到了两根没有骨头的肉条上一样,没对孔衡基造成丝毫的影响。
  
  于是,谢润又试图用手去强行拽断对方的长舌。
  
  可孔衡基那舌头的表面覆满了血污蛆虫,又滑腻无比,本就因无法呼吸而使不上力的谢润连抓都抓不住那舌头,更别提扯断它了。
  
  “难道我谢润今日就要殒命于此……”终于,谢润的意识开始模糊,人生的走马灯已开始回闪,他也差不多放弃了抵抗。
  
 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但见一道金芒乍然而起。
  
  那是三叉戟的戟锋在橙红的火光映照中闪出的光亮。
  
  呲——
  
  冲进火场的孙亦谐只是用戟尖一挑,那孔衡基的舌头就断了。
  
  “呃!呃——”断舌后那孔衡基惨叫连连,但因为嘴里含着半截拖长了的舌头而喊不出“啊”的音,只能喊出“呃”来。
  
  与此同时,感觉颈部一松的谢润赶忙把缠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圈断舌扒下来扔了。
  
  死里逃生的谢润并没有立即大口呼吸,而是用衣袖捂住口鼻,压低了身子,这才慢慢吸了一点空气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