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旗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页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第0007章 同心回门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窗外的雨还在淅沥沥的下个不停。罗娇娇坐在窗前看着雨中模糊的景致,不由得想起她和姐姐小时候的事来。
  母亲走的那天,也如今日一般。
  “娇娇!母亲不在了,你还有姐姐!快从树上下来!我们得一起守灵!”罗田儿穿着素白的孝衣在雨中呼唤着躲在树上的罗娇娇。
  罗娇娇咬着嘴唇,一言不发地看着雨中的姐姐。
  她看得出姐姐脸上的泪水混着雨水,从未有过的心痛感觉使得罗娇娇呼吸困难起来。她从树上跳了下来,走向了姐姐罗娇娇。
  姐姐那时比她高半个头,她伸出冰冷的手拉住了她。
  她跟着姐姐进了母亲的灵堂。灵堂里只有父亲和吴妈静静地坐在昏暗的烛火中。
  母亲的棺木就停放在那里。一直不肯落下一滴泪的罗娇娇突然间松开姐姐的手跑向了灵柩。
  “阿娘!”罗娇娇扑在了棺木上泣不成声了。
  “娇娇!以后秭姊可以像阿娘一般地疼爱你、照顾你!”罗田儿忍住哭泣,前去劝慰自己的妹子。
  “你不是娘亲!不是!永远都不是!”罗娇娇一把推开了自己的姐姐,一抹脸上的泪水,凶巴巴地冲罗田儿叫道。
  往事如烟,不堪回首。
  罗娇娇只知道那天以后,她的阿姊病了。不知是淋了雨的缘故,还是被自己吼得伤了心,以至于母亲头七那天她都无法下床相送。
  那以后,罗娇娇时常偷偷跑去母亲的坟前,不吃不喝地傻坐着。每一次都是秭姊罗田儿带人把她弄回去的。
  每当她想母亲的时候,就会欺负姐姐。她故意弄坏秭姊辛辛苦苦绣的绣工,打跑爱慕姐姐的郎君。
  秭姊每次都哭红了眼睛,却舍不得骂她一句。
  自己渐渐地长大了,也懂事了,可是秭姊却出嫁了。
  “姐!我以后会听您的话!我这就去学针线!”罗娇娇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跑到了自己的卧室里。
  “丽儿!针线!”罗娇娇的屋子里哪里有针线这种东西?她掐着腰冲丽儿叫道。
  丽儿冒着雨端来了针线笸箩。罗娇娇拿起针线,想起了秭姊要教自己做针线活的事儿。
  她打翻了秭姊手里的针线笸箩,踩脏了那些绣线,然后跑到门口冲她的阿姊做鬼脸。
  阿姊一脸伤感地拾起了那些绣线,继续劝说罗娇娇学习绣活儿。她说如果她学不会,将来就找不到如意郎君了!
  罗娇娇哪里听得进去?她一溜烟跑去山上看她救下的小山雀去了。
  “主子!要缝什么?婢子可以代劳。”丽儿见罗娇娇手里拿着针线发怔,便疑惑地问道。罗娇娇从来不碰针线,丽儿是最清楚不过了。
  “算了!”罗娇娇看着手里的针线就打怵,一股脑儿又扔进了笸箩里。
  丽儿眨了眨大眼睛,不解地问道:“您该不会有心上人了吧!”
  “说什么呢?”罗娇娇气得指着丽儿的鼻尖叫道。
  “奴婢看那杨郎君和薄郎君对您都不错!”丽儿说完,转身就跑。
  罗娇娇追着丽儿进到了雨中。雨丝依旧是凉凉的,院子里的桂树还是那样茂盛,秭姊却已不在这里了!
上一页
目录
下一章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